我敢说,每个人在初次踏上圣雅各之路的时候都有过这种感受:未知感——不知道自己将遇到何种经验。不管怎样你要做好准备:为漫长的徒步、炎热的天气,或许还有孤独?以及某种答案的寻求?

我在2011年7月21日开启了我的卡弥诺之旅。当天我飞到西班牙,乘车来到莱昂——此次圣雅各之路的起点。我计划8月4日走到圣地亚哥,一共走320公里。开始的一段为我来说非常艰苦。行走本身很有趣,可是走了2公里之后我就问自己:接下来的20公里我该怎么办?感觉孤单、长时间始终就做一件事——走路。但是这样过了几天以后,感觉完全相反了:有好几次我都在午饭前赶到目的地,于是我问自己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走?不过通常酷暑高温都让我止步于此。

每晚上床睡觉的时候我都是精疲力尽,觉得自己第二天肯定走不动了。但令人惊奇的是,每次第二天早上起床都不是问题。几天之后我就习惯了:每天6点起床,开始徒步,走到目的地,洗个澡,整个下午和其他行者在一起,做饭、玩扑克、喝葡萄酒,只有睡觉时才回到房间里。

每日的惯例中,一切显得顺如流水,而我的思绪也找到了它们的出口。它们远远地自由挥洒,忽而又回到眼前抓住我。它们有时很不友好、让我反省、惹我生气、挑战我和我所度的生活。我真的需要这些物质吗?这么多食物、这么多衣服、这么多奢侈……我的手机、网络还有更多的无趣之物,忽然显得毫无意义。我开始为每天有一些食物可吃、一张床可睡而感恩。这些才是有价值的:能够沈浸在大自然当中、同他人展开有意义的对话、享受当下时刻、和陌生人同在一处。我开始感觉到与自然的合一,无论是让我受到触动的日出还是一天疲劳的行走后让我双足清爽的小溪。自然,使我变得完整。

圣雅各之路上会有好多奇事发生,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还真难理解。我的膝盖非常不好。有一天我遇到一位男士,他把自己的手杖借我用,还陪我走了几个小时。还有一天一位女士把她的护膝借我用,说我可以在到圣地亚哥时还给她,但我再也没见到她。而在到达圣地亚哥的前两天,我在一家餐馆里得到一副手杖。店主告诉我这是一位行者落下的。我既感激又开心。除了膝盖奇遇之外,我经常在感到孤独的时候碰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不用说,我总是很开心同那些曾和我走过最艰苦路程的行者再度相遇。还有,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在赶往阿斯托加的第二天,我的水已经喝完,而太阳像炭火一样烤人。那时我已经非常疲惫,好想找个阴凉地方休息一下。我看见前方有个巨大仓库,但又不想走过去。最后当我来到仓库门口,我发现了遮阳棚、吊床、马车,还有水和新鲜水果!于是我在那里享受了最意外、最充分的一次休息。很多时候我累得实在走不动了,每当这时我总是会得到某种支持。虽然那不是我的计划,但事实上没有比那更好的了。一些都那么完美。

我在徒步时会做一些默想。我反省自己、质疑自己,但总是感到快乐和平衡。脑子里的混乱得到清理,甚至按颜色和形状分好了类别。我的身体很疲惫,但我的内心变得整洁。

在“世界的尽头”——菲尼斯泰,我抽完15年来的最后一支烟。这是一个两方面的告别:一个是为每位朝圣者而言都很重要的亮点——在“世界的尽头”结束自己的圣雅各之路,同卡弥诺说“再见”;另一个是同吸烟的习惯说“再见”。在雨雾中我吸完最后一支烟,喝了一杯葡萄酒,第二天在艳阳碧空之下开车回到圣地亚哥。我很累,也有点情绪低落:我的圣雅各之路走完了。但我站起来,以一种新的方式继续前行。

圣雅各之路给我印象最深的经验是:

卡弥诺就像人生,会有起起伏伏;

你经常会独自一人,但绝不会孤单;

凡事感恩,而不是苛求!

哪德 (德国)

(创意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